前幾天,記者在刷朋友圈時,突然發現有一個人的微信名特別怪,叫做“網貸刷單快遞理賠網戀投資都是騙”。整整15個字!

  點擊頭像進去一看,原來是玉泉派出所的“反詐大使”,同時也是被大家親昵稱為曙光“黃曉明”的基礎中隊民警劉獻國。

  仔細觀察,記者發現,他真的把日常的反詐騙在微信朋友圈里給“玩轉”了!

  首先,他把昵稱改成了15個字的“網貸刷單快遞理賠網戀投資都是騙”,微信號也改成了“nibeipianlema”(你被騙了嗎)。再看個人介紹,“防盜防火防詐騙,記準社區劉警官”。頭像,則是派出所制作的人形反詐指示牌。

  至于朋友圈,自然三天兩頭發的全都是反詐相關的內容。

  為什么他要把微信改成這么長的名字?效果又好不好?今天上午我們也找到了這位劉警官,和他好好聊了聊。

  “劉警官,你的微信名真當蠻發魘的!”

  劉獻國,一位從“健美操老師”轉型成為人民警察的漢子。因為從小就喜歡警察,終于在一次社會招考中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西湖巡特警大隊,圓了他穿上警服的夢想。2017底,劉獻國申請調入玉泉派出所,而從去年10月開始,他成為了曙光社區的社區民警。

  把自己微信打造成反詐騙的“專用號”,也正是從劉獻國成為社區民警后開始的。

  曙光社區老人多,外來租戶也不少,所以前陣子電信詐騙最高發的那段時間,不少人損失慘重。劉獻國剛開始還沒摸到多少門路,只能挨家挨戶上門苦口婆心去勸,效果有多少,自己心里也沒底。

  好就好在,這位高高瘦瘦的民警就喜歡在自己分管的社區“走街串巷”,還時不時去被騙的大爺大媽家中回訪。

  老杭州們都是熱情的。一回生二回熟,大伯大媽在買菜回家路上碰到劉獻國,都會跟他打個招呼:“劉警官,又來做反詐宣傳啦?”再熟悉一些的居民,還會主動去加劉獻國的微信,說以后有困難,肯定第一時間聯系他。

  就是這句話,把劉獻國的思路給打開了。

  為什么不多加加社區居民的微信,這樣一發朋友圈,大家不都能看到了?

  于是,改自己微信名字就成了第一步。幾乎每隔一兩個月,劉獻國就會把自己微信名字改一改,碰到什么詐騙類型,就在名字里增加上去。久而久之,“網貸”、“刷單”、“快遞”、“理賠”、“網戀”,“投資”。。。。。。微信好友越來越多,自己的微信名也越來越長。

  現在小區里的大伯大媽見到劉獻國,都會說一句,“劉警官,你的微信名真當蠻發魘的!”

  微信里看直播、看故事,目的都只有一個

  微信名開始矚目,接著就是經營自己的朋友圈。他除了分享一些案例之外,還會花點功夫,把自己和居民們的親身經歷寫下來。

  本報今年三月就報道過劉獻國的一次微信“直播”。轄區一位居民微信加了一位“美國大兵”,說在阿富汗執行任務,想結束之后來中國投資。居民自然是覺得疑惑,就跟劉獻國講了這個情況。

  劉獻國索性將計就計,在小區業主群分享了這個事情,并開始“接管”居民的微信,一步步“直播”騙子的計策。居民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吃瓜”機會,參與度空前的高,紛紛發表自己的看法,“仿佛在看連續劇”、“一環扣一環”,大家希望民警能夠持續推進事件進程,并表示要“等結果”。

  最終的結果,自然是按著劉獻國預測的方向發展。這次長達幾天的微信群直播,也讓小區里不少人受益匪淺。

  除了民警自己講故事,他也會邀請一些遭遇詐騙的居民自己來講講,然后發在朋友圈里。

  就像最近的一條,8月19日下午剛剛更新,洋洋灑灑大幾百字,描述了轄區居民王女士被冒充網上購物軟件的店鋪客服詐騙的全過程。王女士也是他的微信好友,三天兩頭被劉獻國發的朋友圈“耳濡目染”,反詐防詐意識也蠻強。王女士前幾天就碰上詐騙案件,第一時間給劉獻國打了電話,也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寫下來分享,希望能夠以此來警示朋友圈里的各位。

  除此之外,劉獻國也會分享一些大家關心的事實新聞,并給出一些較為專業的點評,讓居民們能夠在看朋友圈的同時學到一些法律知識。

  “現在我發一條朋友圈,下面評論的人實在太多,有些回復不過來了。但我也知道的,評論越多,總歸是一件好事?!?/p>

  “騙子”劉獻國一天到晚來加我微信。

  現在劉獻國的微信已經加了兩千多個好友,微信群更是數不勝數,工作號的微信也已經加了不少人。

  已經開始有“反詐大V”的味道了。

  劉獻國嘆了口氣,他說反詐宣傳越做越大,也不是完全沒有煩惱。

  最直觀的一點,因為一天到晚都在加“陌生人”,劉獻國之前的微信號很快被“官方”盯上了。

  有一陣子劉建國都不敢添加別人微信了。因為很多人都反饋,看到他微信提示都是“對方微信號行為可疑”。甚至有人打電話到社區里,問工作人員:劉獻國是誰?有個叫劉獻國的騙子老是加我微信,微信也提示這個人存在風險!

  他的手機基本上都處于通話狀態,很多不用微信的老人家喜歡給他打電話,講講碰到的案例情況,或是求助劉獻國幫忙。

  “這些,其實都是大家一笑而過的小事兒。其實意見最大的是我老婆?!彼滩蛔⌒??!八X得我已經走火入魔了,懶得搭理我。抱怨我說原本微信還挺‘正?!?,現在微信上所有信息都是圍繞著工作、詐騙,沒有她的位置了?!?/p>

  這事兒劉獻國也知道自己有虧欠?!耙郧斑€經常發發老婆孩子的照片趣事啥的,現在都被工作方面的取代了,那只能抓緊時間多陪陪老婆孩子了?!?/p>

  這話確實沒錯。翻遍了“網貸刷單快遞理賠網戀投資都是騙”的朋友圈,上一條在講自己孩子的微信還是2020年夏天的事兒。劉獻國說,其實就希望轄區里大家反詐意識提高一下,被騙的案子少一點,我也就能發發我的寶貝孩子和妻子了。

  記者 李維和 通訊員 馬一鳴

  編輯 杜海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