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杭州一所初中的班主任老師在家長群里曬出了一張小紙條的圖片,家長們頓時炸開了鍋。

  這張圖片是老師拍的她在班里孩子自修時撿到的一張小紙條,紙條上赫然寫著“完型別抄,我亂寫的”。

  她意識到這是有孩子在抄別人的英語作業,于是,在群里發了一段話:“今天在教室地上撿到一張紙片的一角,我沒有能力認出字跡,但看到出來有人在抄作業啦。抄襲這個現象屢禁不止,不僅需要外部管控,更需要內在的自律呢!如果家長認出字跡先私下教育一下就好。學習是要功在平時,但需要踏實和真實?!?/p>

  好多老師和家長都遇到過抄作業的情況

  記者把這張紙條給同事們看了,有娃的同事們中,好幾位都說,孩子班級里都存在抄作業的現象。

  一位孩子在初二年級的家長說,學校這學期開始上晚自修,據說中間休息時,班上成績好的那個男生身邊圍滿了急著抄他作業的孩子,那畫面“簡直像眾星拱月一般”。

  還有位同事說,他家孩子自律性不強,很愛偷懶,怕孩子抄同學作業,所以沒讓孩子參加學后托管:“你想想,已經做好作業的同學就在身邊,我們這個特別愛偷懶的娃,很難控制自己不去抄作業吧?!?/p>

  還有位同事說,她讀書時也抄過班里學霸的作業:“沒辦法,我們那時布置的題目太難了,又不像現在可以上網搜索?!?/p>

  有位當過多年小學班主任的老師說,抄作業到了小學高段后比較常見。他發現有個抄作業的多發時間段,那就是早上老師進校管班之前。

  “有些孩子頭一天作業沒完成,第二天早上會到學校特別早,一般會有20到30分鐘的時間留出,挺充分的。他在那里守株待兔一樣,等著早到的成績好的同學的作業。而且要拼運氣,因為每天可能會早到的同學都不一樣?!?/p>

  這位老師說,小學低段因為作業簡單,即使不會,家長一般也能輔導。到了高段和初中,家長輔導不了了,孩子又實在完成不了,只好第二天早上早點到校抄同學的。很多次,他走進教室時,發現本來在趴在課桌上寫字的學生會忽然把桌面上的東西都收到抽屜了,“他在干什么,我心知肚明啦?!?/p>

  大多數家長認為對抄作業要“零容忍”

  針對抄作業這件事,記者分別在小學低段、小學高段和初中家長群里做了個小調查。結果發現,小學低段的家長們基本上說這種現象不存在,到了高段,尤其是小學五六年級就有不少家長選擇“存在這種現象”了。

  初中的家長選擇“存在這種現象”的更多,還有位高中家長說:“我女兒前兩天還跟我抱怨說,每天早上一到校,有個同學就跟她要作業抄,她實在是煩都煩死了?!?/p>

  談起對抄作業的態度,大多數家長都表示要“零容忍”。大家七嘴八舌:

  怎么可以抄作業?平時抄作業,考試時豈不是要抄襲了?”

  “抄啊抄會抄成習慣的,學到的不是真本事?!?/p>

  抄襲是不誠實,是說謊,必須嚴格制止。

  家長們議論紛紛,覺得這種現象確實挺難管理的,只能各自管好自己的孩子,教育自己的孩子不抄襲。但是,也有家長發愁:我家孩子是被抄的那個該怎么辦?

  有位家長說她家孩子的作業被同桌拿去抄了,被老師批評了,可孩子回家后挺委屈,說不給同學抄,以后沒法“混班級”了。她想想孩子要拒絕的確挺難的,畢竟孩子們在成長,如何不得罪同學,又處理好跟同學的關系也是個問題。

  老師說:我們也要反思下作業布置上的問題

  與家長們“零容忍”的態度不同,我們采訪了幾位資深班主任。他們說不能一刀切,而是根據不同情況區別對待,而且都特別提到教師要反思下作業布置上的問題。他們說,很多時候布置作業都是以中等生為參照,沒有考慮到基礎比較弱的學生的特點,使得他們有些作業完全做不出,其實應該布置分層作業,讓學生根據不同情況選做作業。

  有位老師甚至覺得,針對基礎薄弱的學生,如果作業實在做不出,老師可以考慮把有解析的答案提供給他,讓他邊抄答案邊思考,“抄總比不做要好?!?/p>

  杭州市名班主任工作室領銜人賴聯群說

  作業抄襲是學校較為普遍的現象,學生之所以抄作業,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課堂教學缺乏針對性、作業量過多過難,學生基礎、智力、方法、學習態度等相關因素,甚至包括師生關系、班級風氣、同伴影響等,不究其原因,一味地在現象上想辦法,肯定是事倍功半的。

  他認為,對于正常的孩子,如果有能力、如果有時間、如果他愿意,沒人愿意抄襲別人的作業,所以,抄襲作業的處理應該基于孩子訴求立場,而不是針對現象本身。

  如果個別孩子不會做,可以針對性輔導、啟動小組互助,或者為特殊的孩子降低作業難度;如果很多孩子不會做,那老師要調整自己的教學策略,提升課堂效度,提高教、學、練的相關性,優化作業的內容與形式,使每個孩子都能過關;如果是因為孩子不想做,那要在改善師生關系與班風學風上下點功夫。

  賴老師說,看待校園中的不良現象,確定一個正確的視角很重要,孩子的表現是外在的,其根子卻在成人,就好比我們常說,孩子的問題總能在家長身上找到答案,同樣,學生抄襲作業的背后,除了孩子自身的原因,老師也要躬身反思。任何一種校園現象都不是孤立,初中階段是孩子的個性覺醒期,沒有人愿意整天圍著別人的作業轉,除非萬不得已,只有辯證看待,綜合管理,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半p減”落地之后,各校也越來越重視作業管理,作業的針對性與適切性都在大大加強,多些實踐性與選擇性作業,少些應試性與單一性作業,相信孩子會愛上作業,抄作業的人也便越來越少了。

  文海實驗學校的資深班主任李小軍覺得,抄作業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幾條:

  一是孩子覺得作業太多,獨立完成時間不夠,就會去抄;

  二是覺得太難了,不會做,老師又要求必須交作業,就會去抄作業;

  三是偷懶不想思考;

  四 是想給老師一個好印象保證作業的質量。

  李老師的解決辦法有下面這些,其中有些是老師和家長要做出一些改變的:

  一、班會活動討論抄作業的危害,孩子們商量解決辦法;

  二、允許孩子們作業完不成,規定晚上十點半作業還沒有完成,家長給老師信息后不批評,第二天補上即可;

  三、引導孩子們作業盡量在學校完成,遇到問題找老師解決;

  四、規定討論作業的時間和確定“作業幫幫團”各科志愿者,作業有不會的在規定時間可以找幫幫團志愿者討教;

  五、與家長溝通,家長確保孩子在家做作業不抄答案;

  六、形成“不抄作業,抄作業可恥”的班級輿論氛圍,設立“作業觀察員”負責勸阻、發現班級抄作業情況,發現抄作業的同學嚴厲批評。

  對抄作業的現象,你怎么看,歡迎留言一起來討論。

  橙柿互動·都市快報記者 黃鶯